顾晏先生

正宗花粉,大孙男票不服憋着,小远我女儿糖糕我儿砸,乐乐呃情敌加女票?其实文州也不错……

【献给大佬们的膝盖】《老友记》repo

错过预售了,生自己气

言九糯米糖团子:

我好甜呀(•ૢ⚈͒⌄⚈͒•ૢ)


换壳翻车鱼:



这是一篇四不像的东西,勉强或许可以称之为文评。




 




 




《依然在》 By雲驀




 @雲驀喵喵喵 




雲少的手速我是见识过的,几千字的文也就是一个来小时的事儿。但这次他跟我说,“我卡住了。”卡了一个星期。后来跟沧沧酱聊,她说她和雲讨论了开头,“我们仨大概属于希望写点自己的东西出来”。




原来如此……




但我还是专门开了个讨论组,每天早中晚烦死人不偿命地催稿。




雲哥曾形容过自己的两种文风,一种为“在黄昏堕入永夜的夹缝中从悬崖上落下”,另一种为“好像一切理所当然是这样的,本来就该是这样的”。本文当属后者。我当时在下面留言“举重若轻”,本文亦当如是。老叶和老魏,开荒一代的主角,两个男人,两个老烟枪。平平常常地抽烟嘴炮吃西瓜,不平凡的夺冠退役招待会。魏琛把烟头甩进烟灰缸,“抢他妈的”;叶修脚步踉跄地跑出门去,“喝太多,上厕所”。




“嘉世啊,还会有王朝的 ”。




我也曾设想过叶修离开的场景,因而读这篇文时还小小的意外了一下——没有集体欢送,没有不舍,甚至除了陈果没人起床——“倒像是那个雪夜叶修来到兴欣网络会所一样随意”。也很好啊,叶神这样的人,就应该飘飘然来,淡淡然去(飘的是雪,老叶应该飘不起来x)。不着力,不斧凿,不矫情。我自己写东西经常用力过猛,雲的这篇文正好给我立了个榜样——就是举重若轻。




我时常叫雲作雲哥,虽然他比我小,我还是喜欢叫雲哥,亦或雲少,这是个笔锋有侠气、谈笑述乾坤的人。




当然,如果,如果……




如果不拖稿就更好了!




   




  




 《平生》 By沧冷




 @沧冷。 




对于我这个铁杆林厨兼半个乐厨而言,二期实在是我特别期待的一篇。八月十七号,沧沧酱说,我开始动笔了。九月一号那天,她推倒重来。“我就不信了”。九月九号她终于完稿,我跟她商量,能不能改改结尾?于是她继续修改,直到九月十一日凌晨三点半,她说,我终于改到自己八成满意了。她发给我文档,就是诸君可以读到的现在本子里这篇。




写这篇文评的时候,我的心情可谓非常崇拜。不断修改乃至于重写自己的文是一件非常磨人耐性以至于令人恶心的事。以我个人的感受而言,一篇文最多大改三四次,然后我就会关掉文档,并在短时间内再也不想看到它。我不知道促使她不断修改的动力是什么,这实在是一位大佬级文手的“较真”与自律。




致敬,致敬!




开头就是林敬言和张佳乐这哥俩“难兄难弟”,我一直觉得这俩人的互动很有意思,不是有趣,是有意思。两个背井离乡放手一搏的老男孩,三更半夜的不睡觉,蹲在黑蒙蒙的草丛里喂蚊子。沧沧酱的描写可谓非常细致入微,老林努力保持语气的厚道,乐乐的低头揪草皮和无数个“孙子”,字里行间读来真是鲜活得不行。而后文中,叶修和孙哲平的互动则走的是另一种基调,更加刚硬、粗线条的风格——很孙哲平的风格。他们聊到方士谦,提到老枪王,谈来谈去,还是避不开要谈老搭档。沧沧写过很多双花,这篇文里他们不再是cp,但各自的气质依然一如既往。




二期的哥几个其实挺苦逼的。厉害的是,沧冷大佬并没有把他们写得很苦逼。我喜欢这篇文里的林敬言,他没有戴眼镜,“整个人都透出一股精明的市井气”;我喜欢这篇文里的孙哲平,语气淡淡的,呼气的白气在冷风中漏出些情绪;我喜欢这篇文里的张佳乐,他骨子里的那份热血和纠结从未改变,“我就是看不开,可我也一样打比赛”。




这样的文字不需要我再画蛇添足地评一些什么了。何须多言?少年不老。




 “——你叫什么名字。”




“荣耀。” 




  




   




《佛曰不可说》自评




纠结过要不要给自己也评一下。后来想想,一二四五六的格局太奇怪了,怎么都得强迫症地凑上个三。




这个文题放在目录里,骨骼清奇;这篇文放在本子里,中规中矩。脑洞开到心里万马奔腾,大纲打得自己热血沸腾,写的时候也曾深深陷入自我设定的情境而自我陶醉。但写出来——有点那么个意思,但不完全是那么回事。比较令我自己满意的是整篇文情境看上去还蛮有感觉,但特别是到后面段落有点支离,衔接得不太好,有种结尾点题高中作文的feel。




动笔之前正好看了一篇三期全员向文,在ft里也提到过,名字更清奇,叫《盼我疯魔还盼我孑孓不独活》(作者ID流水浅浅)。那篇文字写得特别美,有沉重的东西,读起来却很轻快,非常棒,推荐一读。不过读完以后我就感觉比较苦逼了,本来就卡在开头,读完就更不知道该怎么写了,珠玉在前,看着自己写的那点东西怎么都不像回事儿。




言九大佬曾开玩笑说我发刀子,写得三期生真惨。其实本不该这么惨的,他们应该是肩上扛着队伍,脸上云淡风轻。现在之所以整个基调显得灰暗,大部分原因还是笔力不足。他们很好,比我写出来的样子好得多。




也(表脸地)摘一句我个人写的比较满意的话吧:




“将军也好,老兵也罢,都能围在一起坐坐,相互道一声你好我安。”




   




  




《Burning》By i梨花卷




@i梨花卷 




这篇文,不用看写手,不用看结局,瞄一眼开头就是铺洒而来的舒服的意识流。不用说,典型的橘猫体。




……卷体!卷体!卷哥我错了!下意识的就说了大实话!




能邀卷哥参本实在是件既十分开心又有点闹心的事儿。卷哥的文字魅力自不必说,而且有他在,大多时候不会冷群。很多诸如本名、定价的事儿我没主意,他做“狗头军师”(卷哥语),封面上那句“幕府青衫最少年”就是他的想法。记得有一次催稿时我说:“好歹以前你也是我喜欢的大大啊。”卷哥说:“现在呢?”我说,现在是喜欢的大兄弟。




至于有点闹心的方面,卷哥他拖的不是稿,是寂寞啊,无敌的寂寞……




卷哥这篇文难度是相当大的,因为四期要写的人太多,分成两部分以后他那一块的角色又很碎片化,要想出个场景把几个人聚在一起就有相当的难度。记得有一天卷哥忽然说,可以写世邀赛,稳了。过了几天我再去问,他说,我在删,等一等。结果一删就是七千多字,我的妈,听得我都肉痛。最后终稿的字数确实是压线的,但并非匆匆忙忙煞尾,而是非常完整的故事。要压缩出这篇文的中心思想并不难,无非是国家队四期生准备出征前的训练加聊天,但就是这么简单的一件事儿,作者写来,我们读来,感慨唏嘘。田森看着田小雨开着驱魔在网游里大杀四方的背影,李轩半夜被自己逗我梦话惊醒,跑到阳台上和肖时钦楚云秀聊天;“这一路上,能夺冠的,已经夺冠了”;“咱们第四赛季出道的惨痛回忆基本都是相似的”。




卷哥的文字有一种非常独特的味道。这种味道有点难以用语言来形容,说细腻吧,细,但不腻,像细水长流,却又有声;说文艺吧,也文艺,但时不时又透着点大老爷们儿糙乎乎的幽默。“那年我刚出道,我有墙硬吗?遇见微草又是放不出鬼阵”;“想让姑娘不喜欢你吗……你正常表现就行”。




“第一期,第二期,第三期,三个人。”




“我们是队友了。”




   




  




《丛星》 By 燕歌行  
@燕歌行 




这篇稿件从完稿到交稿,中间间隔了好几天。每次问,山都说她还要再改改,再改改,再改改。改到最后她发给我的文件名是这样的:《丛星(我觉得我的头大概是要掉了)》




诚惶诚恐,别掉!502要吗,来扶住头,我来帮你粘回去!




咳……不胡说八道了,下面进入正题。




“抢到了你们奖励我一顿饭,没抢到你们安慰我两顿饭。”




山山主写的喻黄郑楚苏五人。开头看到蓝雨训练营时我还有些担心,毕竟虫爹写过巅峰荣耀,里面有不少蓝雨的片段,同人再写会不会重复。然而读下去之后我发现没有,山山选择的切入点很小,就是一次秘密抢Boss,而且用手滑的一枪来引出郑轩出场的方式也很妙。喻文州的笑话带着冷幽默,日常加练也透露出非凡的决心。少天则一如既往地让人想捂着耳朵却还要说这熊孩子挺可爱。他们的友谊就是从这里起步的,尽管在起点处未必是朋友,但共同的方向已经注定了他们将在接下来的日子里风雨同舟。




苏沐橙和楚云秀则是原著盖了章的好闺密,互动中不时夹一个负责吐槽的叶修(无处不在的叶神hhh)。这篇文里也是这样的相处模式。几个梨子,一双高跟鞋,够了,自然得不得了。此处初读不觉惊艳,但整段下来再回头想想,嘿,就该是那么回事。




第三第四个小章节则是对这五人友情向的群像章节。文至此时,原本淡淡然的格局便不动声色地全面展开,喻文州、黄少天、楚云秀、苏沐橙等也一点点成为我们读完全职后心中的那个样子。或者说,更年轻些。“晚上如果输了就让你请客,如果赢了就让喻文州请。”楚云秀在输掉比赛后微笑着说出这句话,既体现出一名“损友”胡搅蛮缠白吃白喝的自觉,又表现了有面对输赢时台上对手台下朋友的心理转变。当年的黄少天就已经致力于实力坑郑轩,当年的喻文州也会难得的“一时兴起”(当然后来也会),当年的苏沐橙还安然以跑龙套的自谓。那一团火,那一丛星,未曾摇曳,也永远不会黯淡。




  




     




五、《阳光灿烂的日子》 By 朝夕





@来日方长 




和朝夕认识的时间算起来也有一年半多,但除了一起写文,其他时候基本上都是躺列。夏日至的时候我私戳她问写不写,她说好,然后完稿,我们将近一年没有联系。做老友记前我看着她冷清了好长时间的乐乎主页,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戳了她问写不写。她在嗯字后面打了几个省略号,说,可以呀。




朝夕也是一位非常认真的大佬,稿子早就写好了,改了一遍又一遍才交,交的时候还补上一句:“说不定将来哪天还会再改的。”




特别勤奋,特别认真。




这篇《阳光灿烂的日子》是我个人在这个本子中最喜欢的篇目之一。从吴羽策到周泽楷到宋晓到方锐到周光义到刘皓再到方学才,行云流水而不显单薄。中间的过渡也非常自然,每一处场景的转换都有作者提前划好的指路标志,于是我们不由自主地就顺着她的思路走下去,一环扣一环。




全文给我留下印象最深的两环是周光义的转会刘皓在雷霆。周光义那段的情节安排让人不得不佩服朝夕。她主写五期生,但没把目光全部局限在五期之内,而是将老林转会霸图、周光义转会百花和留在呼啸的方锐联系在一起。那句“没法请你老队长吃海鲜了”全是世事无常的心酸和荒诞,读来实在是扎心。此外,刘皓在雷霆的片段也非常吸引人。私以为刘皓的形象在同人中是很难把握的,既要有比较小人的一面,又不可以过分黑化角色。而这篇文将这一点拿捏得很有火候。雷霆对他这个队长的离心,嘉世的杯子,“刘皓尽力保持风度”,诸如此类,都使人感到十分真实。这就是我心目中刘皓的样子,他得失心很重,他有各种或明或暗的算计,也是一名有理想有能力的职业选手。“我既然来了就会带你们好好打。我即便要走,给雷霆打出成绩,别人才能要我不是?”这句话,一点违和感都没有。正如那句作为同期聚在一起时半开玩笑的损话:“我们五期生一直团结友爱,不像别人,人情如纸张张薄。”又如借女记者之口说出的那句,“总有什么将他们牵系在一起,明明暗暗,因因果果,织成一张交错纠结的网,网遍世间的偶然与必然,撒在阳光灿烂的漫山遍野。”




那些阳光灿烂的日子啊!




     




    




《破梦武士》 By 奈月
@Natsuki_奈月 




因为这篇文,奈月月和我争论了很久,争到最后她说回去再改。隔了一夜,她将改好的稿子发过来,主题更加明确,枝蔓的剧情少了许多。




嗯,过!




这篇的主线是于锋的成长,背景便是整个六期“帮帮团”。这个切入点选得很新颖,如果不是她写出来我根本不会想到把于锋的追求核心地位和其他大多同期选手“辅助者”的角色联想到一起。这样看来,于锋确乎可以称得上是位“破梦武士”。不过也如作者所言,“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路,个人选择不同”。不论是谁,不论什么角色,都会可以在不断拼搏中找到自己的价值。另外,虽然本篇的主线是于锋的成长,但穿插了对于其他六期生的描写,许多描写都相当出彩。比如贺铭从嘉世队员到神奇队长的心理成长与蜕变,柳非的心直口快,江波涛的高情商和许斌的反差萌。结尾处的口号让我一秒出戏到高中时代的运动会入场式,比如“东风吹,战鼓擂,我们x班怕过谁”,再比如“一班一班,我是一班,再说一遍,我是一班”。




奈月月曾开玩笑说自己是中二担当。无妨,人不中二枉少年。




   




  




七、《少年意气时》 By Sanye




@sanye 
邀请三爷参本的时候内心是忐忑的,毕竟以前只是以粉丝读者的姿态点赞抢首杀,现在要去邀人写文,心里还是不可避免地发虚,何况三爷看上去不怎么混圈,也有段日子没在乐乎写更新了。我在乐乎上私信他,两个人弧都超长地聊了两天后三爷给了QQ号,我激动地说sanye太太好!他说“可以叫我33啊,我朋友都是这么叫的”。




哇,三爷好,三爷好!




三爷在ft里说,想展现一种不一样的“电影般的阅读感受”,大概这就是三爷的文字风格——多展现,不矫情。也就是所谓的 "show. Don't tell."这篇依旧如此,开头的三段都是孙翔的伏龙翔天。张牙舞爪的恶龙带着赤色的火焰,一开篇就是强烈的视觉冲击,直接把读者带到激烈交手燃点。然后画面继续铺开,孙翔,邹远,唐昊、刘小别……




“当年呐。”




这大概是全文唯一的抒情,像是先长长地深进一口气,再慢慢地夹着感慨的情绪吐出来,很痛快。我总以为七期生是最具有少年气的一批人,他们大多有八期九期十期身上都不具有的狂傲劲儿。孙翔对韩文清说出“明天则未必”;唐昊能在前辈面前表现得爱搭不理,面对训练则踏实专注,虔诚而刻苦;邹远羡慕过天才的成绩,自己却一步也没有放松过努力。结尾的风格依旧很三爷,一句“这该死的少年意气”,戛然而止,意犹未尽。很燃,很过瘾。




当年如何?少年意气,挥斥方遒。




当年如何?挥汗如雨,傲视群雄。




“那一刻,“年少轻狂”四个字在邹远的面前被现实残酷地揉成粉末,然后飘洒在了喧哗的空气里。”




“你看,他那意气风发的样子”!




   




  




八、《随良辰消失了》 By 石中火




@听说可以换id了 




没交稿前火火说,为什么我越写自己越丧啊,这不科学,哭唧唧。交稿以后火火又说,天啊我会不会拉低整个本子的质量,忽然好慌!




不会!不会!不会!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我觉得火火的文一直比较特别,这篇的视角也是如此——从乔一帆一个人写八期全员,而且选择了未来向。当这些当初的少年也走到职业生涯的末尾,也面临着状态下滑问题的时候;当他们和退役的前辈们渐行渐远,然后慢慢地,自己也成了站在电脑后指导后辈的人。这样想来八期生,特别是高英杰和乔一帆两位,日后都会是各自队伍的中流砥柱。




火火的文似乎喜欢走暗基调。本文题目是“随良辰消失了”,一听就不会甜。我有幸数次与火火共本,读了几篇作品,都是没有刻意写虐,却读着读着就冒出了一股伤感。审稿之初我跟火火说,退役的前辈都杳无音信这一点会不会写得太绝了。她想了想说,不可能永远心系过去吧,毕竟日子还是要过的。




emmm……好像有道理。




我们在读他们的故事。时光流转,总是铁打的战队流水的人。他们跟着前辈的步子走上去;然后前辈们离开,自己走到台前;再然后,他们开始引着年轻人上台,自己则也开始慢慢地退出。




“回不去就回不去吧。乔一帆心想,过去本就是雪泥鸿爪。”




     




   




九、《真心英雄》 By 钦袖




@钦袖 




袖袖这篇文交得有趣。提前两个星期就写完了交稿,然后一直没拟题目,一直没拟题目。她在群里说“我这篇能不能就叫《题目》/《标题》/《文题》啊?”我说,那不如叫《打你》。




最后好歹定下了真心英雄。




初读这篇文,印象最深的就是卢瀚那句莫名喜感的那句“舒大姐”(读到这里我马上脑补出在公交车让座结果被叫阿姨的那种feel,应该差不多吧hhh)。季哲的视角也是一大亮点,不但不显得冗余和生硬,而且能很好地把九期整体和每个人的特点引出来。原创人物要做到不抢戏是很难的,但本文对季哲处理得非常自然,不着痕迹。




袖袖对细节的处理一直很棒,所以尽管通篇的场景主要就是一次聚会,但通过对每个人言语、神态和动作的描写,整篇文章丝毫不显得单薄。若要找一个词来形容袖袖的文风,我想用“清新”。不是文艺小清新,而是像站在一片草坪上,吸一口青草的气息,看蜻蜓漫舞,很舒服,很干净。尽管一些片段也和我一样有点故意想点题的意味,但将近一万个字读下来非常流畅。真的,敲棒。




“九期拥有着不符合年龄的稳妥与理智。”




“火光四溅的眼神对撞之中,没有任何人落了弱势,他们都拥有着一样的决心的意志,以及将此达成的毅力。”




   




  




十、《十步芳草》 By 蔓卡 
 @云初岫 




能邀请到蔓卡参本可以说也是个惊喜。也是将近一年没什么联系,带着试试看的心理去戳了戳。




诶嘿,她说写。




精彩的点好多,写文评都不知道从哪里写起。看文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蔓卡是不是又在文里写吃的了,毕竟这位大佬写张佳乐时主菜有鲜花饼和米线,写白庶时主打麻辣香锅与麻辣香锅。这次,果不其然,火锅!




不能半夜看,真的会饿啊。




蔓卡er的文风特别酷,三言两语就能抖个包袱。以她笔下的十期生作结,整个本子都仿佛跟着欢乐起来了。从做数学题到改群名再到队服再到pk,她的文字好像有什么魔力,能让读者很容易就不由自主地笑出声。被包子气得想踹门的罗辑,在Q市冻蔫了的曾信然,每周日早起改群名的宋奇英,闷声发大财抢食儿的莫凡。还有杏仁和曾信然、锅贴和郭少、粗粮和白薯……呸,白庶,包子你的备注简直和脑回路一样清奇啊。实在是可爱!可爱!




但这篇文绝对有别于单纯为了轻松搞笑而写的段子体。荣耀的主菜里,幽默只是辅料。全文行至世邀赛处,所有情绪也都推向了高潮。此处无需多言,但摘原文的一句话:“原来胜负自古就让人沉迷。只是冷静久了,才会误以为热血能凉。”




十步之泽,必有香草;十室之邑,必有忠士。缘此,是为十步芳草。




 




 




G文:《雨》 By 言九
 @言九糯米糖团子




同样非常荣幸能邀请言九大佬参本。九月的死线,还不到八月言九就交稿了。戳我的时候我只觉得内心一紧脑壳一震——这也太快了吧,我都还没打算动笔呢!因为太早收到稿子,我在最后放催稿公告的时候居然直接忘了把这篇已完稿的写上去……罪过罪过,再次抱歉。




于是她在ft里说:“后面几个月就安详喝茶坐看大佬们花式拖稿。”




emmm……




作为G文的这篇《雨》选的是退役向。作为资深肖吹的言九,也情理之中地选了肖队的视角。退役向的文总是会自然而然地带上点哀伤的情绪,但这哀伤也有哀伤的风度在。高明者往往哀而不伤,拙劣者容易造作眼泪。而本文,显然是高明的。




他们退役以后的生活都会是怎样的?肖时钦朝九晚五,叶修杳无音讯,喻文州留在总部,李轩则和他的前辈本家一样做起了解说。还有很多人,挥别了青春,踏实而平凡地成了千万人中的一员。当“同事”问出“我记得你以前是荣耀的职业选手吧”这一问题时,肖时钦淡淡然说出“记不太清”的托辞。我不知道其他人读到这儿的感触如何,反正我是完全没有文中的老肖那么淡定。像嚼了一枚青橄榄,又像是吮着一块还未腌熟的老姜,既涩,且辛。




武汉下雨了。武汉又下雨了。武汉又到了新一年的雨季。




“雨声震耳欲聋,恍如有谁擂着战鼓,声声催促人去厮杀,而在一声声战鼓中,又催人老去。”




(最后补一句毁气氛的话,言九jujujulao居然把她的群名片改成了“这个人太甜了”,你们信吗?信吗?信吗!)




 




尾声——没放进本子ft的废话:




之前说了要给Staff的大佬们写长评,写着写着倒写成了幕后花絮加文评加点乱七八糟的感想,有表白,也有小吐槽。写得不咋地,唯一可以打包票的是真诚,希望大佬们对我的放飞自我不要见怪~




本子里的ft写得不多,心里还有些废话,索性在这里叨叨逼。




同期生中心向的本子好像还没什么人做过,做这个本子也是临时起意。从夏日至到老友记,我策划合志的初衷几乎都是一样的:想到一个自己很想写题材,想写一串,又没那么大本事。那也很简单嘛,邀几个朋友一起写啰。也因为去年的教训,我没有在主页上发招募,而是一个一个私戳列表的朋友。有一些是认识不算很久的大佬,像曾一起参山河的诸君;还有一些早就不联系,上一条聊天记录的时间都停留在一年半载之前。但他们居然答应了,群建起来的时候,我简直开心得想上天。




掐着指头算一算,我在这个圈子里已经待了两年多,本子做过一个,险些糊墙;参过一些,有好有坏;文写得不多,热度也就那样。但我真的感到很庆幸能认识这样的一群人,与君相识,三生有幸。




还是那句话,能邀请到这么多喜欢、敬佩的大佬们一起搞事,实在是太好了。




这次的策划其实从一开始就不是特别清楚,而且原著向难写,无cp的群像也难写。参本的太太们都非常认真,几乎每个人都花了很大心思修了再修,我在这里表达我个人最真诚的感谢。不过话说回来,认真写文本来就是一个文手的本分,正如《全职》里所写,“勤奋是最不值得夸耀的事”。我们已经尽力,但写出来的东西究竟如何,还需交由各位看官评判。




最后表白把封面做得那么美的封设君天清!表白打样后还不厌其烦地允许我修改了许多地方的排版君天清(其实就是一个人嘛)!表白辛苦捉虫的校对君半叶!表白不断返图修改的宣图归墟!表白全员!




最后的最后,我表达的都是个人的读后感。正所谓一千个读者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我的文字只能代表自己的偏好和感想,诸君喜欢哪位太太或有不同看法,不必争论,去给他/她写repo吧!




 


评论(1)
热度(353)

© 顾晏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