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璟书

正宗花粉,大孙男票不服憋着,小远我女儿糖糕我儿砸,乐乐呃情敌加女票?其实文州也不错……

写给要中考的姐姐

说实话一年过来了,我中考也考完了,回首一年前我写给我姐姐中考的信,觉得自己当时真的很冲动,从父母那偷来手机,熬夜码,一股脑的写下这些,没有什么文笔可言,但这的的确确是我写过的最好的或者说是最美好的东西。

论成为强迫症的正确公式:

你要中考了,我想写点东西,或许是给你或许是给我自己看。其实话是这么说但是一提笔却不知道写些什么好。还是从今天开始吧,我其实真的很抱歉,没能在这样的时刻跟你亲口说一声加油,真的很对不起,我让舅妈代口信说的加油,也不知是否送到,总之先当送到了吧。真的,很抱歉。

关于你,我小时的记忆怎么说呢,很伟大……也并不是那样,大概就是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那样,嗯……就是那种需要仰望的人吧。怎么说呢,一定要说的话,就是姐姐吧,年长,会照顾我,知道很多,还有很厉害,兴趣一样,会带我玩等等等等。反正就是只就是我的姐姐啊,这种感觉。其实那时候大人都说我太没主见,总是跟着你,我想这不是跟着你,应该说是我相信你在做出决定之前一定会想到我。

如果我们不是姐妹的话,我们一定不会认识。我们生活的圈子也罢自身的性格也好,都是两条平行线不会相交。我们的志趣和爱好也有很多不同,包括生活中其实也有很多不了解的地方,去很了解彼此是怎样的。在某种意义上来讲很亲密,在另一种意义上来说我们并不是很亲。我们在日常生活中很少接触,但又有很多的接触,那种就是嗯精神上的接触吧。就像我们不怎么肢体接触,却喜欢睡在同一个房间感受彼此的存在。说句实话,在我有限的记忆里我们没有过牵手,更不用说拥抱。

其实我听了你不知道讲了多少,从学校里的趣事与烦恼,到小说里的人物与情节,很多很多……我听你小学到初中口中不断变化的名字,有些人的名字听多了,即使不认识一见到就会想起你口中的样子。我们一起中二过,探讨过何为“虚伪”。一起说到泪流满面,一起轻狂认为自己看破世界,你写小说我支持你,我们一起度过了中二期,玛丽苏期等等。回首过往,仍能笑的岔气。虽然你说十年后我们会不会觉得现在幼稚。

有时你经常提起一个人我会有点不是滋味。就是那种你只要女票不要妹妹了的错觉。你不是说s像你的皇后,母仪天下,而z更像一个被你宠到心尖上的宠妃。我想我的话,跟像是亲臣,最信任的臣子之类的吧,亦或是亲王。后来你说的一句话彻底可以说让我内心里的不是滋味消除了,你说“朋友之间的感情是会淡的,但姐妹永远不会”。第一次听到这句话时我内心里不知有多开心。

小时候我一直缠着你让你给我讲故事,还记得我缠着你给我讲爱情的故事,每个同睡得夜晚都是我们的专属茶话会。夜晚聊天聊到一点多,到外婆忍无可忍来敲门提醒我们该睡了。说实在的还有很多很多可以写,却不知从何说起。能写的太多了多到数不过来,那么就先这样了吧。

其实整篇挺乱的,也挺酸,但怎样都无所谓了。 中考加油啊,我的姐姐。 你可是我的姐姐啊,最亲爱的姐姐啊。




希望你能看到吧。 2016.6.13

© 君璟书 | Powered by LOFTER